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女子举报领导贪污被判诽谤 申诉四年获彻底无罪

专访人物:陈春薷,女,1962年出生,唐山人。

专访背景:2004年5月起,中国农业银行唐山市丰润区新城支行职员陈春薷开始向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唐山市检察院等部门举报其领导涉嫌经济问题,2008年12月,法院以犯诽谤罪判处陈春薷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刑期结束后,陈春薷走上了漫长的申诉之路。8年下来,案件历经三次发回重审,两次再审。期间,她获得了一份“有条件的无罪判决”,但她不满意,继续申诉。今年10月28日,陈春薷终于接到河北省高院的再审判决,再次被宣告无罪。10月30日,就申诉动机和和维权之路的艰辛等问题,陈春薷接受了华商报记者专访。

认为行长克扣工资

她愤然举报行长贪污受贿

华商报:薷(音rú)这个字较为生僻,以其命名很少见,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陈春薷:(笑),薷是一种植物,春天花开得特别鲜艳,母亲给我起这个名是希望我人生亮丽光鲜。

华商报:什么时候拿到“无罪判决”通知书的,当时作何感想?

陈春薷:10月28日上午从河北省高院拿到“绝对无罪判决”通知书后,感慨万分,有喜有忧。喜得是经过多年申诉,终于拿到了“彻底无罪判决书”,忧得是回顾12年走过的路,艰辛而又漫长。

华商报:为什么叫“绝对无罪判决”或“彻底无罪判决”呢?

陈春薷:2012年10月,经过多次申诉,我拿到了唐山市中院的“无罪判决”,但法院认定我的举报属于诬告陷害,侵犯了被举报人的合法权益,妨害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宣告我无罪是考虑到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显著轻微,社会危害性不大。我对该判决并不满意,称之为“有条件的无罪判决”。现在拿到的无罪判决是不符带条件的,所以我称之为“绝对无罪判决”或“彻底无罪判决”。

华商报:有读者不解,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要举报领导贪污受贿,难道不考虑过后果吗?

陈春薷:写举报信之前,我已经在农行工作了18年,是老员工,也是业务能手。举报是因为原行长等人经常克扣我的效益工资,我多次反映无果,因此走上了维权之路。

华商报:你都向哪些部门举报过,是实名举报还是匿名,举报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陈春薷:我先后向唐山市农行纪检部门、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唐山市检察院实名举报,主要内容是原行长等人贪污、受贿、与债务人勾结逃废银行债务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涉及金额1.2亿余元。

华商报:受理部门有无调查结论?

陈春薷:农行纪检部门的调查结论是:举报问题不存在,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是“没有证据证明被举报人有犯罪事实,但有违纪行为”。

四年申诉

只为拿到彻底无罪判决

华商报:不相信银行内部调查结果尚可理解,为何你对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唐山市检察院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都不认可?

陈春薷:2005年,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给了我一份书面调查报告,在我看来,报告中的事实和结论是互相矛盾的。唐山市检察院的调查结论并未涉及贪污受贿这部分内容,涉及的“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这块内容我后来才知道检察机关没有管辖权,这方面的调查应由公安机关负责。基于此,我对丰润区、唐山市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不予认可。

华商报:这么多年来,是什么支撑着你一直申诉?申诉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陈春薷:这么多年来,我在心里一直对自己说:我是清白的,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这个信念支撑着我一路申诉下来。我的申诉目的一是为国家挽回损失,二是证明我无罪。

华商报:12年检举之路艰辛漫长,8年申诉之路坎坷崎岖,有人认为你意志顽强,信念坚定;有人觉得你倔强、偏执、死钻牛角尖,你如何看待外界的这些评价?

陈春薷:呵呵,我觉得有人用倔强、偏执、死钻牛角尖形容我太不可思议了。贪腐分子贪污了纳税人的血汗钱,如果大家都不出来举报,任由他们肆无忌惮的贪污腐化,社会风气将败坏到什么地步?国家还哪来的法治、公平和正义?说我偏执、固执对我太不公平了,稍有正义感的人都不会这样说。当然,我也不赞成过高的评价,说到底,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举报完全是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华商报:有人认为2012年的“无罪判决”和你刚刚拿到的“绝对无罪判决”实质是一样的,花4年时间申诉只为一个说法无必要,你怎么看?

陈春薷:我不认可上述说法。2012年的“无罪判决”对我来说有瑕疵,等于认定我举报领导的行为是诬告,这是我不能接受的,申诉4年,就是为了证明我是清白的,这是人品和名誉的问题,我认为花再多的时间都值得。

为保护女儿

8年未和女儿联系

华商报:举报事件发生后,你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申诉这几年,你靠什么生活?家里人支持你吗?

陈春薷:(叹息)进看守所前,我是一头黑发,从看守所出来,我的头发大多都白了。上访期间,银行和我解除了劳动合同,生活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除了亲戚朋友接济,我捡过垃圾,睡过马路、车站。多年来,姐姐是我的精神支柱,物质上的坚定支持者,这几年,姐姐一直帮我做无罪辩护,没有姐姐的支持,很难想象,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

举报领导贪污受贿前,我与丈夫离婚,女儿跟我生活。举报事件发生后,我将女儿交给在外地的前夫抚养。8年来,为了女儿的安全,我和她一直没有联系。

华商报:从“无罪”到“绝对无罪”,你想证明什么?

陈春薷:我想向所有人证明,我没有捏造事实,也没有诬告陷害他人,我没有主观上的恶意。

华商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否会申请国家赔偿?

陈春薷:首先我要稳定稳定思想,调整情绪,然后去看女儿。8年没见女儿了,做梦都在想她的样子。拿到彻底无罪判决,终于对女儿有一个解释。如果女儿问我:妈妈,为什么你这么多年不和我联系,我会将“彻底无罪判决”拿给她看,我相信,女儿会理解我的。其次我准备向原单位申请补发工资和各项福利;最后,我会申请国家赔偿。

华商报:官司虽然赢了,但回顾这么多年的坚持与付出,你觉得值不值?

陈春薷:值得,在12年的举报、申诉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打击、坎坷,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彻底无罪判决”让我看到了公平与公正,我要开始新的生活,过正常人的生活。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